• <td id="ueemc"></td>
    <center id="ueemc"></center>

    行業動態

    “睡眠令”能保障孩子睡眠嗎

    2021-05-17 10:02:12

    睡覺是第一等大事。

    “周六一上午就留給孩子補覺了。睡好了,再說其他。”三年前,北京初三家長李未就在自己可以掌控的范圍內給孩子的休息日做了調整。一上初中,便感覺時間不夠用。學習要擠時間,孩子也需要休息,兩者如何平衡就成為不少家長面臨的問題。

    隨著教育部專門印發《關于進一步加強中小學生睡眠管理工作的通知》(以下簡稱《通知》),學生睡眠問題再一次引發社會關注。

    記者在光明日報官方微博上發起話題調查“是什么導致中小學生睡眠不足”,截至目前,參與的1136人中,474人選擇課內學業重,263人選擇電子產品等娛樂誘惑居第二位,選擇課外補習增負和未養成良好生活習慣的人數相仿,在200人上下。

    有網友留言,課業負擔重,電子產品誘惑更是雪上加霜。也有人擔心,發通知容易,執行起來就不好說了。

    “睡眠令”能否保障孩子睡眠?

    作業中斷,如何接招——

    研究“作業”,倒逼管理規范重建

    《通知》要求小學生每天睡眠達到10小時,初中生達到9小時,高中生達到8小時。2020年12月,教育部基礎教育司委托有關研究機構對10省市開展了中小學生學業負擔監測。結果顯示,小學生、初中生平均睡眠時長為分別為9.5小時和8.4小時,不同程度存在睡眠不足問題。

    如何讓學生睡得足、睡得好、睡得無憂、睡得輕松,各學校紛紛行動:調整作息時間、推遲到校時間;“午休課”寫進課表、設計午休床、增加午休時間……

    北京市景山學校教師王海興說:“學生睡眠的整體形勢確實不樂觀,嚴重程度隨著年齡遞增。小學課業基本不會導致缺覺,主要原因是家長報的課外班、才藝學習。到中學往往是考試升學壓力,年級越往上越嚴重。成績偏下或者作業習慣不太好的孩子完成速度慢,一定程度上擠壓了睡眠時間。這類孩子如果住的離校再遠點,六點多就要起床,睡眠時間可想而知。”

    北師大二附中特級教師何杰多年在高中階段從事教學和班主任工作,“就高中而言,放學時間多年來沒有什么變化,作業量幾經控制,并沒有減少。探究性作業增加——這些作業要花時間,而傳統的應試刷題也沒有減少。”

    “各科老師都在作業布置、考題中,琢磨引進更靈活多樣方式,創新肯定要花時間,挑戰性的內容必然占據原先學生的自由時間,培養質量要拿時間來換,這就是一個基本的矛盾。”何杰說。

    《通知》提出了3個“中斷機制”,要求作業、校外培訓、游戲都要為學生睡眠讓路。

    學習任務不少,“刷題”以多種不同方式存在,在學校推行“作業中斷”可行嗎?

    2018年,杭州市上城區教育局發布《關于進一步改進與加強中小學作業管理工作的指導意見》的通知提出:小學生作業時間超過晚上21:00、初中生作業時間超過晚上22:00尚未完成,學生可以選擇不完成剩下的作業,切實保障學生充足的睡眠時間。不僅是對作業的要求,品質服務細則的校本化文本制定、中小學作業指數的發布、作業管理情況的調研發布等,開了一個“組合拳”。

    “‘晚十點不作業’倒逼管理規范重建。”杭州市上城區教育局副局長王鶯直言,必須放在教學管理系統中思考:關注作業與課堂學習之間的關系;強調作業的有效批改,倡導能力立意的評價導向,完善區域與學校的教學質量管理。

    對老師們而言,也需要重新理解作業,從“關注作業形式”到“研究作業功能”;從布置流程上看,從“慣性運作布置”到“尊重認知規律”;從作業評價上看,從“個人經驗判斷”到“數據精準支持”。

    王鶯介紹,杭十中研究實踐作業布置流程重構,對數學回家作業每天15題做出有效規劃,尊重認知規律,布置滾動循環作業。教師在作業布置前先做出答案或預估完成方法,預估學生的完成情況及完成時間;先將教材與配套教輔的有關練習整合出來,并適當加入一些學生前期學習過程中出錯頻率較高的題型,使得整份作業包括當天所學內容的基礎題和提高題、昨天所學內容的錯題和變式提高題、前天所學內容相關綜合題。

    在課程的設置上,對學習科學的研究角度幫助學生管理學習,管理作業;教學準備方面,備課備作業已成為上城區教師的共識。

    玩手機游戲,當斷沒斷怎么辦——

    家校協同,做自己的“時間管理師”

    同是睡眠不足,不同地區面臨的情況又有所不同。

    “農村學校課業負擔少,不存在熬夜完成作業的情況。每晚查寢室,和學生交流,早晨也會督促起床鍛煉。”四川省金堂縣又新學校教師孫向兵告訴記者,“對我們學校而言,普遍存在的問題是周末睡眠不足:這里的孩子多是留守兒童,周末家庭監管不力,學生瘋耍或沉迷手機。周一返校,昏昏欲睡。”

    “長期睡眠不足將影響青少年的學習記憶、免疫力、生長發育等,甚至產生心理和精神問題。”復旦大學上海醫學院教授、中國睡眠研究會理事長黃志力解釋。

    在初一開學第一天“如何有效管理自己的時間”主題班會上,山東省青島第五十七中學2018級學生張軼凡第一次知道了時間管理四象限法則,即:把要做的事情按照緊急、不緊急、重要、不重要的排列組合分成四個象限。他告訴記者,比如網絡聊天、看娛樂視頻、玩手游等不重要不緊急的事情,可以減少時間做;比如鍛煉身體、閱讀名著、完成學校活動分配的任務等屬于重要但不緊急的事情,要做好規劃,堅持去做。

    “學校每月都會有一次班會,分享一個高效時間管理策略或是案例分享,還會邀請家長和優秀畢業生到校進行時間管理講座,號召學生們做自己的‘時間管理大師’。”山東省青島第五十七中學校長董濤介紹。

    “這些指導培養我們養成良好的行為習慣,掌握合理分配時間的能力,學會了要把最佳學習時間用到最需要提高的學科上,避免浪費時間或熬夜。”張軼凡已成長為時間管理能手。他根據自己的學習習慣制定學習時間計劃,晚飯后19:00—20:00這一個小時內是學習最高效的時間,他會利用這個時間做數學題,早晨起床后的半個小時則會記憶英文單詞或背誦古文。

    在家看手機、玩游戲,這讓許多家和苦惱的問題,不是沒有破解之法。

    李未對記者說,孩子是班里唯一一個自己掌管手機的。“孩子有意識運用時間管理,每天都把自己要完成的事寫出來,清楚自己完成什么,沒完成什么。”談到此,李未有些欣慰,當然,自己也不能當“低頭族”,也要克制自己看手機的時間。

    作為家長,華杰談起孩子升入初中后自己的變化,“讀書多了。如果周末晚上大家有時間,還會召開長短不一的家庭會議,為一周的工作、學習、生活復盤,做好下周的計劃。通過改變自己的生活方式,也為孩子成長做好示范,引導孩子讀書、體育鍛煉、家務勞動、游戲玩耍。”

    學會時間管理是一個長期的過程,有家長、老師的指導配合,也需要學生的自覺、堅持。

    考試焦慮,怎么有效緩解——

    綜合施策,畫好“同心圓”

    又是期中考試復習階段。熬夜復習對不少學生而言,已是一種常態。

    面對即將到來的考試,李未深有感觸。“現在考試課目越來越多,那就得奔著高分去才行。不花時間,怎么可以到理想的高中?”

    “學生的學習如此緊張,這種表象后面是家長的日益焦慮。緊張與焦慮形成互為因果、惡性循環。假如中國家長的這種焦慮心態和功利目的不改變,而僅僅改變學生的學習心態是不可能的。”浙江師范大學教授潘涌表示,中國社會給學校的考試壓力太重,傳導到教學的每一項任務、每一個學生的心中。學生競爭從高中到初中、小學乃至學前日趨白熱化,從考上大學到考上重點大學,社會對升學目標的期盼值一直在節節高攀。做好家長的引導與培訓,需要社會聯動,形成合力。

    “在當前高等教育多樣化、普及化的背景下,招生形式必然要多樣化,服務于‘讓每個學生都有人生出彩的機會’的要求,要有評價與招生方式的創新。”華東師范大學教授朱益明表示。

    “保障孩子良好睡眠,需畫好‘同心圓’。”武漢市教育局局長孟暉認為,從社會角度來看,當前優質教育資源規模還不能完全滿足人民群眾日益增長的需求;從傳統觀念來看,“望子成龍、望女成鳳”在中國人的價值觀當中深深扎根;從評價體系來看,“五唯”頑瘴痼疾仍然存在著一定的市場;從教育方式來看,“時間+汗水”依然是部分教師的“不二法門”。因此,保障孩子良好睡眠,需要綜合施策。學校、教師、政府、家長(家庭)和社會需同向而行。

    關心中小學生睡眠的意義不能僅局限于“高質量教育”,更是顧及民族生理與心理的強盛。北京第二實驗小學副校長華應龍真心希望中小學生擁有做“好夢”的時間,“未來取決于夢想,所以趕緊睡覺去。如果管理好學生的睡眠,從學生的眼睛里,我們看到的不再是惺忪,而是充滿希望;不再是恍惚,而是清澈明亮;不再是困頓,而是振奮與好奇;不再是冷漠,而是熱情與友好。”(記者 靳曉燕 劉博超 文中部分采訪者為化名)

     

    康寶集團訂閱號

    Service Hotline
    客服熱線:400-100-5625

    本公司產品為膳食補充劑,不能代替藥物使用

    COPYTRIGHT  ?right  www.revilock.com 江西康寶醫藥生物科技有限公司 版權所有 贛ICP備14005688號-1

    5544444